香港分社正文
<首页 > 国际 > 正文

近乎大功告成的RCEP,日本又生變數?

时间:2019年12月02日 10:55  稿件来源:國是直通車


圖:9月8日在泰國曼谷圍繞RCEP舉行16國部長級會議。圖源:中新社

  近乎大功告成的RCEP,忽然又有變數。

  據外媒報道,日本首席談判代表最近說,日本將不考慮在沒有印度的情況下簽署RCEP。

  劇情反轉還是另有隱情

  日本經濟產業副大臣牧原秀樹表示,RCEP必須把印度包括在內,因為從經濟、政治和潛在國家安全的角度來說這都是有意義的。

  簡單說,就是——如果印度不加入RCEP,那日本也不加入。

  這個劇情,反轉得有點快。

  動 機

  RCEP談得相當艱苦,前前後後歷時七年。而一旦順利簽署實施,好處也是巨大的。

  15個成員國GDP達29萬億美元,出口額達5.6萬億美元,吸引的外商投資流量3700億美元,這些指標基本都占全球總量的30%左右。

  這麽大的一個市場,商機實在是太多了。用中方的話就是,這是世界上人口最多、成員結構最多元化、發展潛力最大的自貿區。

  好不容易才到手的果實,日本怎麽突然就因為別人就要放棄?

  有幾種可能。

  第一,以退為進,想把印度拉回RCEP。

  對日本來說,現在CPTPP、日歐經濟夥伴關系協定這類高標準的自貿協定都已生效,相比這二者,RCEP在標準上較低,主要的吸引力就是市場廣闊。

  印度有13億多人口,經濟體量又是南亞最大的,沒了它,RCEP對日本來說含金量會低不少。

  日本媒體的報道似乎也提供了佐證。

  報道說,過幾天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將到訪印度,期間會考慮勸說印度總理莫迪重返RCEP談判,並爭取讓其回心轉意。

  第二,制衡中國在亞太區域內的影響力。

  別看最近幾年中日關系轉圈,兩國經貿合作也在升溫,但背地裡日本對中國的防範和戒備並沒有因此少多少。

  比如,日本在表示出願與“一帶一路”倡議合作意願的同時,也在運用多種政策進行所謂“多角度對衝”,譬如實施“高質量基礎設施出口戰略”、加速推進“高標準自由貿易體制”、有針對性地參與和推進地區開發項目等。

  RCEP也體現了日本這種思路。

  十幾個成員國裡,中國體量是最大的。對日本來說,如果有印度在還能對衝一下中國的影響力,現在沒了印度,那就不好辦了。

  現在看來,第二種可能性更大一些。

  歸根結底,自貿協定表面上看是為了經濟利益,但背後有很多地緣政治考量。“在商言商”“不會只算經濟賬不算政治賬”的。

  近年來,日本對中國的心態其實一直很復雜糾結。

  一方面,中國市場規模不斷擴大給日本帶來了機遇。另一方面,中國經濟實力和對國際事務的影響力持續提升,特別是經濟總量超過日本又讓日本感到極度不適。

  在這種情況下,日本對中國是“既接觸又防範、既利用又限制”,因此對印太地緣政治相當熱心,想通過與印度加強合作來制衡中國。

  走 向

  印度能回心轉意嗎?

  恐怕很難。

  從經濟上說,因為對自身產業基礎不自信,印度一直對開放給國內產業可能帶來的衝擊有很多顧慮和擔憂;從政治上看,領導人需要考慮自己的執政基礎。最近印度經濟增長連續下滑,執政黨存在民調壓力,莫迪只能謹慎行事。

  那麽,如果日本真的就跟風印度,不加入RCEP了,或者趁機提出了更多條件,後果會怎樣?

  RCEP可能只剩下14個成員國了。

  這其中,中國與東盟10國、韓國、澳大利亞、新西蘭之前已經簽署了雙邊自貿協定。用業內人士的話說,這相當於把一系列雙邊自貿協定拼成了一個。

  但考慮到日本、印度、澳大利亞都在美國“印太”框架下,這三國如果能在RCEP項下與中國加強合作,從政治層面來說對中國無疑是有利的。而一旦日本印度不在,效果可能要打些折扣。

  不過也不用太沮喪。

  畢竟這種有多個成員參與的談判,因為大家各自有利益考量,出現波折太正常了。

  遠的不說,CPTPP就是個典型。

  當年TPP都已經簽署了,美國總統特朗普楞是上任不久就宣布退出,完全沒考慮前任奧巴馬和其他國家的感受,直接搞得TPP沒法生效,只能重新談。後來日本費了不少力氣,才推動達成了CPTPP。

  好事多磨,一個真正符合大多數成員根本利益的自貿協定,總會有瓜熟蒂落的那一天。

  俗話說:道路曲折,前途光明。

  (原標題:都說好了,日本怎麽說變就變)

【編輯:李雪萍

  • PRINTED BY: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30/F.,Global Trade Square,21 Wong Chuk Hang Road,Southern District,Hong Kong
    Tel: (+852) 28561919 Fax: (+852) 25647453